国产精品情侣呻吟对白视频

<th id="hvqgl"></th>
  • <th id="hvqgl"></th>
  • <strike id="hvqgl"></strike>
    <tr id="hvqgl"><sup id="hvqgl"></sup></tr>

  • <tr id="hvqgl"></tr>
  • 馳銳動態
    首頁 > 馳銳動態 > 行業新聞

    《 五環之歌 》被訴侵犯《 牡丹之歌 》改編權案再審有果

    發布時間:2020-11-27 | 瀏覽量:666次

      近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開了一份由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下稱天津高院)作出的(2020)津民申351號民事裁定書——《北京眾得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萬達影視傳媒有限公司侵害作品改編權糾紛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就《五環之歌》被訴侵犯《牡丹之歌》改編權一案作出再審裁定(2019年10月14日,中國知識產權報微信公號曾推出過《<五環之歌>被訴侵犯<牡丹之歌>改編權一案終審判決出爐!法院判決……》一文,就該案二審進行過相關報道),認定《五環之歌》未侵害北京眾得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眾得公司)享有的著作權,裁定駁回眾得公司的再審申請。該案因涉及岳云鵬演唱的不少人耳熟能詳的《五環之歌》而備受關注。
      一審二審均認定未侵權
      據了解,歌曲《牡丹之歌》創作于1980年,由喬羽作詞,呂遠、唐訶作曲,蔣大為演唱,是電影《紅牡丹》的主題曲。2018年4月5日,喬羽出具授權書,將音樂作品《牡丹之歌》的著作權之財產權利以獨占排他的方式授權給喬方。2018年4月8日,喬方出具授權書,將音樂作品《牡丹之歌》的改編權、信息網絡傳播權、表演權、復制權以獨占排他的方式授權給眾得公司。2018年10月20日,喬羽再次出具授權書,將其作為《牡丹之歌》合作作者享有的著作權共有權之財產權利以獨占排他的方式授權給喬方。
      眾得公司發現,岳龍剛(即藝人岳云鵬)未經授權擅自將《牡丹之歌》的歌詞改編后創作成《五環之歌》用于商業演出,并在萬達影視傳媒有限公司(下稱萬達公司)、新麗傳媒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新麗公司)、天津金狐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金狐公司)拍攝制作的電影《煎餅俠》中作為背景音樂和宣傳推廣曲MV使用,遂以萬達公司、新麗公司、金狐公司、岳龍剛侵犯其《牡丹之歌》改編權為由,向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法院(下稱濱海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上述四被告停止使用電影《煎餅俠》第46至51分鐘有關《五環之歌》的背景音樂,停止《五環之歌》宣傳MV的互聯網傳播;四被告賠償其經濟損失100萬元及合理費用10.25萬元。
      濱海法院經審理認為,《五環之歌》未侵犯眾得公司對歌曲《牡丹之歌》詞作品享有的改編權,判決駁回眾得公司的訴訟請求。
      眾得公司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天津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下稱天津三中院)。天津三中院經審理認為,萬達公司、新麗公司、金狐公司、岳龍剛未侵犯《牡丹之歌》歌詞的改編權,眾得公司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判決維持一審判決。
      眾得公司不服申請再審
      二審判決作出后,眾得公司不服,向天津高院申請再審,稱眾得公司明確以《牡丹之歌》歌曲整體的改編權作為權利基礎提起訴訟,原審判決明確認定了詞曲作者共同享有《牡丹之歌》著作權的事實,但判決認定眾得公司享有訴訟主體資格及侵權認定的權利基礎僅為詞作品,屬于認定事實前后矛盾;原審判決對《牡丹之歌》為可分割合作作品的認定有誤,眾得公司作為《牡丹之歌》的共有著作權人,有權單獨就《牡丹之歌》整體的改編權主張權利;原審判決的侵權比對方法有誤,《牡丹之歌》是一個完整的作品,進行侵權比對時,應將歌曲整體進行比對;《牡丹之歌》各權利人之間存在共有財產關系,在合作作品受到侵害時,眾得公司提起訴訟的,其他權利人應作為必要共同訴訟參加人參加訴訟;原審判決結果與音樂交易管理及國內外司法裁判慣例相悖。
      基于上述理由,眾得公司請求天津高院依法撤銷濱海法院作出的(2018)津0116民初1980號民事判決、天津三中院作出的(2019)津03知民終6號民事判決,改判支持眾得公司一審全部訴訟請求。
      針對眾得公司的再審請求,被申請人萬達公司提交意見稱,原審判決認定無誤,請求駁回眾得公司的再審申請。萬達公司認為,《牡丹之歌》不是合作作品,詞作者和曲作者無共同創作的合意和共同創作的行為;即便認定《牡丹之歌》為合作作品,眾得公司未從曲作者處獲得授權,無權主張萬達公司、新麗公司、金狐公司、岳龍剛侵害《牡丹之歌》整體的著作權,原審判決圍繞《五環之歌》歌詞是否構成對《牡丹之歌》歌詞的改編進行論述和認定,并無不當;電影《煎餅俠》僅使用了《五環之歌》極短的曲作為影片背景音樂,獲得了《五環之歌》音樂作品的合法授權,《五環之歌》最初發表在相聲演出中,《五環之歌》表達了北京交通擁堵的限制與《牡丹之歌》表達的思想完全無關,未侵害著作權人的合法利益,屬于合理使用。
      被申請人新麗公司提交意見稱,原審判決認定無誤,請求駁回眾得公司的再審申請。新麗公司認為,眾得公司僅享有《牡丹之歌》歌詞部分的改編權,不能在未獲得曲作者授權的情況下行使《牡丹之歌》整體的改編權;改編權是基于對原作品內容進行的再創作,是否構成對改編權的侵權取決于是否基于原作品內容的改編,《五環之歌》與《牡丹之歌》歌詞完全不同,不存在對《牡丹之歌》歌詞改編權的侵害;裁判文書網涉及眾得公司的文書達四百余篇,眾得公司提起本次訴訟的目的并非保護涉案作品權利人的初始權利,涉及《五環之歌》改編權的案件,在北京等地法院的判決結果亦是駁回其訴訟請求。
      被申請人金狐公司提交意見稱,原審判決認定無誤,請求駁回眾得公司的再審申請,同意新麗公司的意見。
      被申請人岳龍剛提交意見稱,原審判決認定無誤,請求駁回眾得公司的再審申請。眾得公司僅憑詞作者的授權即主張《牡丹之歌》整體的改編權沒有法律依據。
      再審裁定駁回再審申請
      天津高院經審查認為,本案系侵害作品改編權糾紛,主要爭議焦點為:第一,眾得公司是否是涉案作品《牡丹之歌》的著作權人及其權利范圍;第二,萬達公司、新麗公司、金狐公司、岳龍剛是否構成對眾得公司享有的著作權部分的侵權;第三,本案是否遺漏必要共同訴訟當事人。
      針對爭議焦點一,天津高院認為,涉案作品《牡丹之歌》是由詞曲共同組成的歌曲,屬于能夠演唱的帶詞的音樂作品。本案中,根據已經查明的案件事實,《牡丹之歌》系1980年長春電影制片廠出品的電影《紅牡丹》的插曲,喬羽應邀完成該歌曲的作詞工作,唐訶、呂遠在喬羽創作歌詞的基礎上經多次修改完成曲譜的創作。喬羽與唐訶、呂遠客觀上均實施了參與創作《牡丹之歌》的行為,三人共同創作了《牡丹之歌》,涉案作品構成合作作品,其著作權由喬羽、唐訶、呂遠共同享有。眾得公司雖主張其享有《牡丹之歌》的整體改編權,但眾得公司僅從詞作者喬羽處獲得相應授權,未獲得曲作者的授權,故其不能就該歌曲包括詞曲的整體內容主張權利。
      針對爭議焦點二,天津高院認為,本案中,眾得公司從詞作者喬羽處獲得相應授權,而《五環之歌》未使用《牡丹之歌》的歌詞部分,而是創作了新的內容,不構成對《牡丹之歌》歌詞部分著作權的侵害。眾得公司主張《五環之歌》中岳龍剛演唱的部分侵害了《牡丹之歌》的改編權。本院認為,著作權法規定的改編權是指改變作品,創作出具有獨創性的新作品的權利。著作權法意義上的改編行為是指在原作品基本表達基礎上創作、加工形成新作品的行為。本案中,通過將《五環之歌》歌詞內容與《牡丹之歌》歌詞內容進行比對,兩者既不相同也不相似,《五環之歌》的歌詞內容未使用《牡丹之歌》歌詞部分具有獨創性的基本表達,同時《五環之歌》表達的思想主題、表達方式與《牡丹之歌》亦不相同,故萬達公司、新麗公司、金狐公司、岳龍剛并未侵害眾得公司享有的著作權。
      針對爭議焦點三,天津高院認為,鑒于涉案作品包括詞曲兩部分,具有可分性,詞曲作者可以分別對其享有的著作權部分主張權利。本案中,曲作者唐訶、呂遠并未提出訴訟主張,且如上所述,《五環之歌》未侵害眾得公司享有歌詞部分的著作權,因此,眾得公司提出原審判決遺漏其他權利人作為必要共同訴訟當事人的理由不能成立,天津高院不予支持。

      基于上述理由,天津高院裁定駁回眾得公司的再審申請。至此,“小岳岳”岳云鵬演唱的《五環之歌》被認定未侵害眾得公司享有的著作權。 

    首 頁 | 關于馳銳 | 加入馳銳 | 聯系我們 | 員工查詢

     © COPYRIGHT 2014 馳銳國際集團版權所有  服務熱線:020-89850152   18620616905   粵ICP備14046914號

     

    国产精品情侣呻吟对白视频